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狂草农夫的博客

狂草书法爱好者

 
 
 

日志

 
 

《原创》约会(小小说)  

2012-01-29 16:17:3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叮铃铃。。。。。。

        谁呀,大星期天的也不让人睡个懒觉。孙星起来接电话:“喂。是爸爸呀,好,好,昨晚您军军跟同学喝酒,3点才回来,我马上叫他,我们一起去看您老人家。”

        牛军起床,洗漱。也顾不上吃饭,就和爱人一起开车去郊外老家。

       刚进门,牛爸牛妈就迎了出来。“军儿啊,你一定要帮我找一个人,他可是你爸的救命恩人啊。”军和星搀牛爸进屋坐在沙发上。

“事情是这样的。”牛爸开始讲述昨天的经过,“下午我骑车去看你大姑,回来经过滨河公园时,两眼一黑就摔倒了,一个小伙开车经过,就赶紧下来,对我进行施救,并把我送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医生说我心脏不太好,开了些药。当时我已感觉没事了,我要骑车回家,小伙死活不让,硬是把我送回家。问他叫什么名字也不肯说。我只记得他开了一辆黑色桑塔纳,车号是豫C20315.”豫C20315,这不是吕新的车吗,“不用找了,这个人我认识,他是我的一个同学。”正说着,牛花也赶了回来,“爸,你身体咋样了?”“没事没事。”牛花说:“过两天去医院给你做一个全面检查,您可要保重身体呀。”牛妈逮住了机会,"花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前些天我托人给你介绍的男朋友怎么样了?”“别提了,昨天约会,让我在滨河公园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人,气死我了。”“老妹呀,你的男朋友是不是叫吕新?”“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吕新没见着女朋友,心里不爽,约我喝了大半夜的酒. 我也是刚知道,他是为了救咱老爸才失了你的约。吕新这个人还不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自己做老板。”牛爸听得莫名其妙,“你们在说什么呢?”“老爸,是这样的,昨天下午我约了男朋友在滨河公园见面,等了他一个多小时,也没见着。打他手机,无法接通。原来他就是送你去医院的小伙啊。” “啊,你要真能找到这样一个人托付终身,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那就是说您同意了?”“同意!”牛爸牛妈异口同声地说。“那好,我马上打电话让他过来。”牛花说。

       “喂,吕新吗,我是牛花,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限你一个小时内赶到东风村东风大街66号,若再迟到,这一辈子就别想再见我了。”

       吕新接到电话,一阵惊喜。心想昨天手机没电,又爽了约,晚上给牛花打电话,又不接。今天主动打电话给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再一想,不对呀,东风村东风大街66号,这不是我昨天送老汉回家的地址吗?不会是被人讹上了吧,吕新心里七上八下的。但还是赶紧发动车子,向东风村疾驰而去。

         再说牛家。牛爸吩咐:“军儿,去街上弄几个小菜,我要和姑爷喝两杯。”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牛爸出来。吕新一见,赶忙拉住牛爸的手说:“大伯,身体感觉怎么样?”“不怎么样,你昨天开车将我撞到,你说咋赔偿吧?”“大伯,咱说话可得凭良心,昨天可真不是我撞了你,是...是...是你自己摔倒的。”吕新急的汗都出来了。“哈哈哈。。。。。。。”一阵笑声伴着牛妈、牛军、牛花、孙星出来了。把个吕新搞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这...”牛军上前拉住吕新的手说:“谢谢你,昨天是你救了我的老爸,爽了我妹的约。今天我们一家人要真心地感谢你,并真诚地希望你能够成为我们牛家的一员。”吕新这才勉强把关系理顺,原来自己昨天救得是老丈人呀。牛妈说:“别站着了,都坐,都坐。我们牛家今天是因祸得福啊。”

      大家很快入席,牛爸端起酒杯,“来来来,这第一杯酒,我要感谢吕新的救命之恩,干了。”“喝第二杯酒之前我要先问吕新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娶我们家牛花为妻?”吕新赶忙回答:“求之不得,我会一辈子珍惜牛花。”“好,我宣布,今天吕新和牛花正式订婚。干!”“干!”(完)2012.1.29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