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狂草农夫的博客

狂草书法爱好者

 
 
 

日志

 
 

【转载】书法之美·之十一:事事了了  

2013-10-07 21:18:22|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之美·之十一:事事了了

简墨

 

之十一、事事了了

像那天下一等一的美人,任凭怎样的芳华绝代,也终免不了白头。芳华绝代的王氏书法家族,竟然也有尾声。
这个尾声就是一路摇着铃铎之声的智永,释智永。他的衣服是极美丽的灰色,上面还沾染着薄薄一层极美丽的灰尘。
——好在还有这个尾声,虽然这个尾声已经不再姓王,而改姓释。因为他已经遁入空门,皈依了释迦牟尼。尾声就是余香,余便余,却还是香,可……香便香,总归是余。生活辨证得吓人。
智永的俗名已不得而知,只知他由陈入隋,有一位哥哥名叫王孝宾。时代变迁,家族寥落,兄弟二人看到大势已去,四大皆空,便将世代相传的会稽旧宅舍为嘉祥寺,自己也剃度为僧,兄法叫惠欣,弟法号智永,人称“永禅师”。后来为了祭扫祖坟之便,又双双移居永欣寺。这兄弟二人真是万念俱灰,把祖祖辈辈的功名勋业、富贵荣华全忘到九霄云外,却唯有忘不了书法这个“小技”。
忘不了也是正常的——和尚里,有混口饭吃的和尚,有好色的花和尚,还有处级和尚、局级的干部和尚……也吃也喝,也练功、写字。要知道,和尚只是头上没毛的人之一种而已,不是神仙啊。
依照佛家的“即心即佛”的理论,人心本是清净的,按照自然本性去做,尊重个人内心的觉悟,就是最佳的人生哲学。这话适用于禅宗,也适用于书法。学书如学禅,有如禅僧参话头,未开悟时只觉浑浑噩噩,饭不知香,睡不得甜,眼看着山穷水尽,却怎么柳暗花明?——然而,不用愁烦,契机出现:就像人人内心深处原本都有的那盏明灯,虽然因为俗世的尘埃太多,日蒙月侵,一日一日,尘封了灯芯子,使人陷入迷途;虽然还一度明灯熄灭了,内心地狱一样黑暗。可,想要得大自在的我们,随着不断的静心修习,渐渐地,把内心的孤明寂照之灯又一点一点剔亮了起来,产生出无量的光芒,使心灵像天堂一样明亮。于是,我们便得到了救赎。
在书法上,得到救赎的时候,就是“得大自在”的时候,也就是“写到生时”的时候。
智永肯定也是经历了这个阶段的。他一手持禅钵,一手握斑管,立在那里,沉吟片刻,作书半尺,宽敞的百衲僧袍,迎风轻扬。
智永有两个学书小名词——“退笔冢”和“铁门限”,藏匿在史册中格外耀眼:因他终日习书孜孜不倦,乐此不疲,用力尤为精勤,在寺内阁楼上临摹先人羲之等等的遗帖达三、四十年之久,用坏的笔头整整装满五大箩筐,埋在寺中园内,犹如一座小坟墓,称“退笔冢”。后来他将这几十年临得的《真草千字文》挑选出八百余本比较满意的,分施给浙东诸寺,备受珍爱(日子过去了多么久啊,久到至今只有两件得以存留了下来)。从此他书名益振,求书者络绎不绝,把门槛都踩断了,只得用铁皮包起来,人称“铁门限”。
苦心人,天不负,他终于妙传家法,对羲之书法学得惟妙惟肖,又有所变化,被后人评“秀润圆劲,八面俱备”,东坡更把他的书法比作陶渊明的诗,越看越有韵味。的确不错,“四僧”的作品都那么高古,像一枚斑驳青铜器里,抽条生发的几枝子寒梅,窈窕在料峭西风里。
唐初大书家欧阳询、虞世南早年都曾师法过他,入唐后受命在弘文馆讲授书法,这就将王氏书风传续下去。清代吴乔在《围炉诗话》中说:“晋、宋人字萧散简远,智永稍变,至颜(真卿)、柳(公权)而整齐,又至明变为阎立纲体。”可见智永在中国古代书法演变史上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
书法总是伴随着王氏家族,与王氏家族的盛衰相始终,成为王氏家族精神文化上的象征。王褒把书带到北方,而王氏书法的最后一位知名的传人则把它带到新的朝代,并且以它为枢纽向更远的后世传递。更加富有象征意味的是,羲之本是王氏书法的代表,而这最后一位传人恰巧是他的七世孙。并且这位传人的籍贯在史书上已不再作“琅琊”,而是“会稽”——那是王氏南迁后新的家乡;是个剃度了的和尚,丢了祖姓……这一切都富有悲剧性的象征意味。好象历史在向过去告别的时候,总要安排一个象征性的人物,制造一种哀矜的气氛,让人深恨一秋又一秋。
羲之既是王氏书法的代表,《兰亭帖》又是羲之书法的代表,而此帖的遭际又与智永相关,这也是一个象征。后来这本法帖传到智永手中。智永是出家人,没有子女,临终前托付给弟子辩才和尚。辩才不敢稍许疏忽,珍藏在所住方丈的屋梁上。入唐之后,太宗李世民极为醉心于羲之的书迹,凡传世的真本几乎搜罗殆尽,唯独缺了最著名的《兰亭帖》,成为他的一个心病。后来听说此帖在辩才手中,便三番五次将他召到朝廷追问索取,辩才使终不肯承认。李世民虽为天子,此事却不便强夺,便与大臣设计了一个智取之法:派梁元帝曾孙、当朝监察御史、足智多谋的萧翼前往赚取。萧翼向李世民讨了几本二王的字画李迹作为诱饵,装扮成潦倒书生模样,随商船南下,来到辩才所住的寺院,二人交上朋友,围棋抚琴,谈字论画,过从甚密。有一天趁前谈兴正浓,萧翼出示了二王的字画。辩才看见这些希世之宝,又见萧翼如此坦诚,便也不生疑虑,从屋梁上取出《兰亭帖》请他观赏,事后也不再放回,与萧翼带来的二王诸帖一起置于案头,日日临摹数遍。萧翼乘他有一天外出之机,从其弟子处骗得室门的钥匙,将《兰亭帖》及其他二王书帖席卷而去,交给了李世民。李世民大喜,重赏萧翼以及辩才和尚。后来李世民病危,嘱咐太子以《兰亭帖》殉葬。从此《兰亭帖》便只留下几种摹本,真迹在世间永远消失了,长伴着那位千古名君,与之俱化烟尘。
辩才和尚自此生活在对智永的感恩和愧疚里,不得脱身。
而释智永之后,从唐至近世以来的漫长岁月,王氏书法家族再无一个显赫的书家出来,犹如谢氏诗歌家族再无一个著名的的诗人出来一样。一般的书家即使有,也不再冠以“琅琊王氏”的郡望,只在角落里钤“会稽王氏”或“咸阳王氏”的闲章。在两晋南朝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琅琊王氏”以及“陈郡谢氏”等用语包含着特定的内涵,它是权势、华贵、风流的标志。而这一切,都随着产生它们的历史条件和无情岁月一同消逝了。
然而,也正像王氏家族进入隋唐以后在政治上曾有过一段余光灿烂一样,在书法上也有一段余波潋滟。王褒的曾孙王綝在武则天时官至宰相,当时也以书法知名。但与其说他是书家,不如说他是书法收藏家。凭借他出身书法世家的优势,家藏的书帖图画比朝廷秘阁所藏还多,而且尽是世上罕见的异本。武则天喜爱书法,曾向他征求王氏的书帖,他如数献出,并上书说:“十世从祖羲之书四十余番,太宗求之,先臣悉上送,今所存唯一柚。并上十一世祖导、十世祖洽、九世祖珣、八世祖昙首、七世祖僧绰、六世祖仲宝(即王俭)、五世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九世从祖献之等,凡二十八人书,共十篇。”
从晋代到陈代,从南朝到北朝,从王导到王褒,再到非直系的羲之、献之,每一代的作品都有。这可以说是王氏子弟对自己祖上昔上精神文化产品的最后一次总结与回顾,是他们风流文采最后一次集体展示与闪现。
现在看来,武则天并不是多么贪婪的人,她没有把这些希世之珍据为己有,而是“遍示群臣”,奇书共赏,然后命当时的著名作家、中书舍人崔融编为一集,名《宝章集》,并撰述这个书法家的世系,然后完璧归赵,赐还给王綝。但此本和今天流传下来的墨本各不相同,很难确定究竟原来的真迹是什么样子。什么样子?天晓得。
琅琊王氏作为一个门阀世族虽然消失了,琅琊王氏作为一个书家世家虽然中断了,但以“二王”为代表的王氏书法的成就与光辉,却超越了王氏家族的阀阅,超越了王氏书法世家自身的传统,甚至超越了两晋南朝这个时间范围,流转到遥远的后世,流转到社会各个阶层,成为永恒的楷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像谢氏的山水诗一样,书法才是真正的千秋王氏堂前燕,确确实实飞入千门万户的寻常百姓家了。王氏家族昔日炙手可热的权势,令人艳羡的华贵,目迷五色的荣耀,还有那些灰袍子黄袍子,都像六朝金粉一样成为明日黄花,而书法艺术却永恒存在着。
这就好。
倒是人间苦海,这个又仁厚又毒辣的老人,舌底下藏了刀的开阔、枪的锐霸、戟的犀利、斧的沉猛、钺的雄浑、钩的刁厉和剑的飞灵,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暗器就“仓朗”吐口,直奔了谁的面门,逼迫得把守渡口的和尚们也度人不得,度己覆舟。彼时一定也有彼时流转的难处。地大天远,不去追索责难也罢。我一向认为,种种宗教——几乎所有宗教——比如说佛教,本意都是教导人积极生活的,比如信望爱,比如出离心,无不直指岁月的真相,而化舟普渡。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把自己像布和灯光一样层层折叠起来,打量和思索,有了层楼最上之叹——唉,我们爱把人生比作旅行,为的是更好地找到自己,愉悦自己,而对于真正的旅行,看尽万水千山不也同样是以返回到自身为最后目标吗?“返回”这词不坏。
因此上,我把那本天下最著名的字帖真迹的遗失,以及王氏书法家族的湮灭,都看作返回。它返回它的来处了,带着一种诗歌似的洁净,和叫人哭泣的芳香,在阳光消弭、烈芒投尽、遍地黄花堆积和大雾涌动的时刻……
如此想,心就不痛。
唉,在这样的秋夜,喝白水,写冷字,看那样的悲欣交集。


琅琊王氏书法家——诗礼传家,也是著名贤相世家,个性罕见地兼具张扬和内蕴。从王敦王导开始,代代出书法家,不时出一两个音乐家。在整个两晋南朝的300多年间就有明文记载,溉濡后世。梁庾肩吾《书品论》、唐李嗣真《书品后》、张怀瓘《书估》等书论王氏子弟得到很高评价。宋太宗赵炅所编十卷《淳化阁帖》中,王氏子弟的作品竟占了半数以上。王氏书法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