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狂草农夫的博客

狂草书法爱好者

 
 
 

日志

 
 

【转载】书法之美·十五:灯笼照亮  

2013-10-07 21:19:30|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之美·十五:灯笼照亮

 

简墨

 

之十五、灯笼照亮

古人做出过很多唯美、浪漫到叫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开起来像花朵,听起来像神话。
譬如,他们对于书法的那种纯洁的、真实的热爱,往往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譬如,他们生前被汉字里面那些神秘的牵扯和争夺所致命吸引,也会把自己爱狠了的书法真迹带到坟墓里,继续陪伴自己,而不是我们最爱某物时,只会一代一代往下传。他觉得和它生死都不能分开,像一对最好最忠诚的爱人。
享受这样入土礼遇的书家很有几个。其中,就有他。
所谓诸法因缘生,一切现象,都有其深刻的原因,绝不会是凭空而来,也不会是本来如此。战国数百年,七强战争不已,各国都是全民皆兵。百姓们确实是生活在困苦中,但同时也生活在一个大熔炉里,在复杂的斗争中得到了丰富的锻炼。其中的杰出人物自然显现出特别的风采。经秦至汉,此风未泯,所以咱们这个汉民族在当时确实是很强健很敢行大事的。
而另一个盛世的唐朝,情况也类似,也有几百年乱世的战争锻炼。不仅有民族的大融合,也有文化的大融合。到了唐朝,就放出异彩来了。观古可以知今,如今的民风至所以还不够强健,其实也是积弱已久、锻炼不够的缘故。世界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
扯远了。说回来。
东汉末年其实也是这样一个民风强健、出行大事的大人物的一个朝代。他就是其中的一个。
唐代孙过庭所著的《书谱》,开宗的第一句是:夫自古善书者,汉魏有钟张之绝,晋末称二王之妙。
语句中的,是指东汉末年的书法家张芝,张芝为东汉时期隶书体向行书、草书体转变阶段的代表性书家,而则指的是他——钟繇。他穿越两千年的风雨而来,样子、精神日渐鲜明,生动可抚。
查了查,张芝出生年月不详,逝于东汉献帝时期的公元192年,钟繇则出生于东汉桓帝时期的公元151年。张芝去世时,他也已经41岁了,可以说,两人基本是同时代人,只是他自东汉末进入了三国时代,当了魏的朝官。
张芝是以草书出色而成草圣。他呢?在书法史中的地位也很不低,论魏晋之书,必提及他。书法史中提及他的书法,都是说他的行书与章草之妙,而其墨迹真品几乎没有一件得以流传下来,后世所刻的法帖《宣示表》、《贺捷表》、《荐季直表》等都被正式为后人临摹的,有点可惜。但这些作品,如果真的是他所书的原作而系后人临摹,也称得上当时的神妙之书——那是把书法当成吃饭一样寻常事的抒情时代。
而从中,我们也可以窥见他的书法成就是相当出色的。正因为书法成就的出色,加上日夜的琢磨,后来也构成了他相当出色的书法理论——他的书论中反映出来的书法艺术观,其实就是体现着魏晋时期的书法理论面貌,因为他是基于事实的基础上而作的书论,不是什么空穴来风。这种理论在实践中继承了东汉时期的代表性书法家,譬如:曹喜、刘德升、蔡邕、张芝等人,他们的书法以及美学思想都是大有可取之处的。
在这里,我还忍不住要说明的一点是:长期以来,书法界总习惯把羲之奉为书圣,忽视了他和他的书论与之基本等同的意义。其实,生于东汉桓帝元嘉元年(公元151年)的他,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影响,应该说远远超过了羲之——他不但是中国的书史之祖,更是楷书的创始人。若论辈分,羲之书法学自于卫夫人,而卫夫人则学自于他,如此算来,羲之应是他的徒孙。由此,他在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可窥一斑——当然,地位不地位的,跟荣光不荣光一样,都是没有多大意思的,可是,真的是委屈了他。唉,羲之那个人的身影,挡住了许多投向别处的阳光。
他对书法艺术的追求如醉如痴。青年时期,他就与曹操因为共同的书法爱好走到了一起,那时经常参加书法技艺切磋的还有邯郸淳、韦诞、孙子荆、关枇杷等书法迷。那真是书法绝顶美好的豆蔻年华啊。
而他自己,十一、二岁年纪轻轻就随着老师到山东抱犊山临摹秦、汉摩崖石刻,长大后学习书法更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白天练晚上练,和朋友席地闲谈时,总是边聊天边画地练字,睡觉时,还以被子作纸张划字,结果时间长了被子划了个大窟窿——别人力透纸背,他是力透棉被。此外,他写秃的笔,堆积如山;他写过的绒帛,弃之成垛;他洗刷笔砚,池水尽黑,渗透地下,掘地三尺,仍为黑泥……总之,历史上别的书家干过的那些过头的傻事,他都干过,并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后人称道其书法为笔笔从空中来也就是必然的了。
那样用心和痴迷的练习,当然有丰厚的回报:他的楷书尤其是小楷,体势微扁,行间密实,点画厚重,醇古简静,富有一种天真自然的意味,加上点画中仍保有浓厚的隶意,因此显得格外朴茂笨拙,淋漓着丰沛的元气。有他照着,我更加不喜那些甜美的小楷帖——甜的东西往往格调不高,不耐看,熟练以后必然更油,也易呆板——然而熟是必要的。这个以后说。
在嬗变时期的书法,有个很明显的特征:古质今势。前面说过,他生于东汉末年,长于三国曹魏政权统治之时。当时的天下,群雄争霸、百业凋零,特别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不臣时期,战乱频起,征伐不断,有历史影响的大战颇多,这些直接影响到艺事,以至形成淡漠浅薄的情状。当时的艺术上不如秦汉,下难比唐宋,但书法却是一个例外。不能不说,单说在保存和承继、发展书法这一点上,他也功不可没——魏晋是完成书体嬗变重要阶段,是篆隶真行草诸体咸备俱臻完善的一代。他就是处在这样一个环节上的关键人物。书法由此才开始了茂长繁盛,而生生不息。
我自己觉得,传承倒还不是他最大的贡献,他驰骋马上思想、深门闭户沉吟,专心研究出来的书论对后世产生的影响才是最重要和深远的——难得的是,在书法成长的最初,就有一双巨大的手,来把它扶得端正——极其端正。比后来的很多有意无意对它的摧折和砍斫还要端正,和温柔很多。
他的书论很零碎,瓦楞里的瘦草一般,散见于后人所辑的煌煌文集中,简约无比而内藏大道。刘熙载《艺概·书概》云:钟繇书法曰: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书苑菁华·秦汉魏四朝用笔法》也记载有钟繇大致相同的话说:用笔者天也,流美者地也,非凡庸所知。意思就是:书法创作犹自然元气赋予万物,从而产生创造了奇异美妙的艺术。以天地、天人来论述书法艺术,指书法艺术中存在的自然之气,把对自然奥妙的领悟运用于书法创作中,可以达到出神入化、赋造化之灵于笔端的境界——我琢磨着,也就是中国书画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观。说的是:书法的点线结构冲折避让等等都存心揣摩描摹大自然造物之法,这是外师造化,同时这种描摹又不是机械的,人是万物灵长,是大自然的谛听者,人心感物而有美感,而有诗意,艺术创作正是为了表达这种美感和诗意,艺术作品只有深刻发掘这种美感和诗意才能更感人,这就是中得心源。另外,一颗敏感的心和自然是息息相通的,朝晖夕阴阴晴圆缺都会引起人的情感的微妙变化,这就有了点物哀幽玄的意思,物哀所说的人独有的触景生情的能力,正是人可以形成心源的能力,心源包涵了情感,美感,诗意等等诸多丰富的内容,是艺术创作要挖掘的源泉,也是东方文学艺术的重要特点。正因这种创造与太自然之钟灵毓秀气脉相通,故谓非凡庸所知。实际上,这种看法主要指书体的自然流丽,平淡真淳,多天工而少人为,表现了中国式审美上物哀幽玄的另一重意境——“幽玄不错,没争议,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老把物哀推给东瀛(也许因为他们差不多只有这一个特点鲜明?或者因为有烂漫到血腥的樱花也未可知——那东西可真够哀的。物哀是不错的气质),其实呢,你仔细去在中国艺术的历史夹缝里寻,有这一层的。在东方美学的版图上,中国从古到今都是当仁不让的中央帝国,日本从来只能是一个从属者。说得有点来气。
接着说。以自然状书势,在书法艺术中追求自然美,是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美学范畴。我觉得那是书法最高的境界:在自然淳朴中经营脆弱微妙的诗意。这种经营更像一种修护,修炼与维护心里那一屡细柔的枝杆,让它在田野腥气的氤氲里一点点成形,渐渐流露美好的颜色。
他不但是书家,更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将才,一生战功赫赫,《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中都有漫漶和记载,不提了。值得特地一提的是,他还是个研究法制的专家,一生致力于废除死刑复为肉刑,但一直遭到华歆的反对,所以未被曹操采纳,这说明他是个具有人文关怀精神的人,讲究人权的人。在那个遥远得说梦一样的时代,是十分了不起的见识。
——这人也够奇的了,有着这么多富裕的才能,而别人,都不够用。上天有时的确偏着心眼,给那些格外好看或聪明或心眼好的孩子手中,多塞了几盏柿子样的灯笼。使我们跟从,并开始相信,肯定有一种东西比梦更明亮,让我们不断地深入黑夜,去找寻,和迷醉。
曹操是他的书友,对他非常信任——看去吧,基于书法上的友谊,差不多都是以心交心的朋友。当时匈奴作乱,他率军前往平定。袁尚伙同二哥袁熙兄弟(袁绍的儿子)俩执意要与曹操作对,他们派遣高干和他的外甥郭援带兵支援匈奴。郭援不经认真考虑,便欲渡过汾水,众将阻止,郭援根本听不进去。当郭援兵还未渡过一半河水时,他率军猛然攻击,郭援大败,郭援本人也被庞德斩首。过后,庞德得知郭援竟然是他的外甥,急忙向他道歉。他大哭道:郭援虽然是我的外甥,但他首先是国贼啊!你又何必道歉呢?
大丈夫公私分明,不哭外甥则显他无情,不赞庞德则显他不明大义、心胸狭窄。而我们的钟繇,他全都做到。难为了。
一个能在乱世之中首创出一种方方正正字体的人,一个能因为爱国家爱正义而可以含悲原宥了杀害亲人的刽子手的人……他不是光明磊落的人才怪。
人性就是这么矛盾的东西:我们常常为那些人品不够好而书法够好的书家而怜惜,要大力护短,转过头来,可还是要对那些人书俱好的、我们的英雄报以最动情的吟唱。
吟唱不止。

钟繇——东汉人。字元常。史载他工书法,精于隶、楷。他的楷书独步当时,承袭了东汉隶书的遗风,八分开张,左右波挑,势巧形密,自然古雅、笔势自然,开创了由隶书到楷书的新貌。自言精思学书三十年。他和晋代王羲之并称钟王,所书《宣示表》被公认为楷书之祖。他的书迹历代所传者有《宣示表》、《贺捷表》、《力命表》,《墓田丙舍》、《白骑》、《还示》诸帖,但全是刻本,墨迹唯《荐季直表》一件。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