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狂草农夫的博客

狂草书法爱好者

 
 
 

日志

 
 

【转载】书法之美·十七:大江日夜流  

2013-10-07 21:20:10|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之美·十七:大江日夜流

简墨

 

之十七、大江日夜流 

可惜,我还没有看过长江,幸运的却是:我看过了怀素。
看怀素,其实是在看男人的高度。看一个男人可以在气势上、胸襟上、智慧上、能力上、人性上……达到怎样让人叹为观止的高度。
他那个人……居士似的,和史上很多书家一样,也算一个佯狂者吧?在书法的大江边浮大白,弄狷墨、日夜吟哦的佯狂者。或者说,他就是我们没见过的一种酒浆,给叫成了长江?
他同许多书家一样,少时家贫,也同许多书家不一样,少时(10岁的小年纪)出家。而在经禅之暇,他就爱好书法这一样闲事:看蛇入草丛也想起笔画,看壁上裂纹也想到线条……苦无纸墨,仅仅为了练字,他在寺院后面种了一院子的芭蕉,一万多棵啊,不是个小数目啊,他像一个蜜蜂儿,住在了卷起的蕉叶里,累了睡一会儿,醒了写……就这样,他以蕉叶代纸,日日夜夜地书写,不知道停止。由于住处触目都是蕉林,因此他又不无自嘲兼自得地把自己的住所称为绿天庵”——倒也妥帖而诗意。因此,我们说,唐朝的芭蕉是属于他的,正如唐朝的月光是属于李白的。
他又聪明又勤奋,又用漆盘、漆板代纸,勤学精研,盘、板都被写穿,写坏了的笔头也很多,埋在一起,被后人称为笔冢
在书法史上,墨池不少,笔冢不多。涮笔弄黑还较容易,把笔磨秃,尤其是把盘子板子写穿……你试试?凡事皆成于一,败于二、三。他成了,成在那个”——“专心上。他专心不假,热心也闻名:性情疏放,交结名士,与李白、颜真卿等都有交游。嗳,不得不羡慕:古代的人就是少啊,走路道路宽绰,旅行游人少景色多,天下文人随便哪个名字从艺术史上拎出来左看右看……嗳,那些人多么有趣呀,性格大异,术有专攻,可你来我家我去你家、你送我我送你的,好象大家都是可以谈谈心事的好朋友……那该是怎样多趣而豪放的生命行走啊。
刚才提到了李白,那就说说他与李白的比较和两人的友谊吧:李白一首《静夜思》,短短二十个字,令古今多少孤身远客在简单如同白话的举头低头之间,惹起了满腔的故园情怀;他的另一首《月下独酌》,则令我们一旦站在月光里,稍皱一皱鼻子,就能闻到阵阵扑面而来的大地的芳香。他和李白都是那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代表作,张榜贴在最醒目的前三甲的名号下,光辉灿烂——他们每天都在抒情,卷舒,吐纳,藏露,恰如他们为人的情性,浩浩汤汤,如大江奔流。
那样双璧一样相互映照、华彩熠熠、镶嵌在大唐天幕上的人儿啊,我忍不住地想念他们见面的情境——
如记载中说,当这两位天才艺术家于乾元2年在零陵见面,不知该是怎样的一种形状?或许,零陵的天空,因为两位绝大的文豪的雷电相击而倾刻之间,就有了那场风雨的不期而至?李白的《草书歌行》,一定就是那场风雨的真实记录: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山中兔。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时时只见龙蛇走”……
  那时候啊,他还仅仅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可是我们从李白的描述中,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笔底渴骥奔泉般的大气象。我们知道,李白不仅仅是在描绘他的书写方式——与其说是书写,毋宁说是倾吐。不,也不是倾吐——是呐喊,是啸鸣,是绵长无绝的呼吸……它卷过那时的田野,一下子席卷了一个时代,像水漫过我们的全身。
他既佯狂,便以狂草名世。草多么难啊,多少年前就有了信速不及草书匆匆不及草书的叹息——那意思就是奉劝世人呐:草书难写,不要动不动就写草书。可是看唐人怎样说他的吧: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还谓之以狂继癫,到了这个程度,也就与仙人一样的张旭并称了癫张醉素。哦,这样的称呼一定对他们的心灵造成了一些伤害——谁愿意在人家眼里不正常?
既然提到——不得不提——那就再看一眼他与张旭站在一起的样子:两个人大处相似——狂是他们的共性,小的分别也不少:张旭是全篇一体,他是独字的连笔;同中存异,黄山谷说旭肥素瘦,从用笔与形态上进行了区分,如果进一步从内在笔势上区分,则他显然更为旷达不羁;如果从意境上区分,张旭激越,他却趋于空灵;一个是儒家情怀,一个是禅释心境,一个入世,一个出世,也就是刘熙载所谓悲喜双用悲喜双谴”……他放歌,他啸吟——有时不语。
如同笔墨的不语——看上去,不可留存,只会消弭。可它能支撑,一直支撑。而不语是多厉害蚀骨的东西!像失去记忆的大海躺在黑夜里暗自的饮泣,像那种面皮上沉静浑朴的爱情。不语的东西难道很多吗?大地,月光,树木……似乎也有几样。
因此,相比较而言,或啸吟或啸或吟或不语的他和他的字更对我脾胃。
在草书史上,他和他的《自叙帖》,从唐代中叶开始,一直为书法爱好者谈论了一千两百多年。他善以中锋笔纯任气势作大草,让人想到许多优美、灵动的事物,如骤雨旋风,声势满堂,到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的境界。虽然疾速,却能及时勒住;也能有节奏:他有快,穿插有慢——没有快慢之分,算什么节奏?与他相比,很多一味图快、装大头蒜的书家便显出了油滑轻浮;还能骆驼穿过针眼,于通篇飞草之中极少失误,现出气象。与众多书家草法混乱缺漏相比,实在高出许多。
他的狂草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却不离魏晋法度,少有冗笔。这、确实要归功他从极度的苦修中得来,是大不易的一件事。
因为他比我们更接近痴迷一些,所以,他比我们更接近神一些。



怀素——唐人。他的草书称为狂草,千变万化而不离规矩,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如惊蛇走虺,张雨狂风,可以说是古典的浪漫主义艺术,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仅歌颂他草书的诗篇有37篇之多。他又能楷,从颜真卿、邬彤处得笔法,谨严沉着。有《千字文》、《清净经》、《圣母帖》、《脚气帖》、《自叙帖》、《苦笋帖》、《食鱼帖》、《四十二章经》等传世。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