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狂草农夫的博客

狂草书法爱好者

 
 
 

日志

 
 

【转载】书法之美·二十六:闺中翰墨  

2013-10-07 21:22:01|  分类: 书法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之美·二十六:闺中翰墨

简墨

 

之二十六、闺中翰墨

这是一个倔犟不随俗的名字,没有地方性局限的感觉,没有世袭官禄的铜锈痕迹,也看不出时代的任何政治影响,甚至看不出性别的点滴符号……它挺秀兀立,多少风霜打来也难以销蚀内里放射出的光辉的样子,甚至念起来也不顺口——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似乎还发散出一种在职的乡村男教师味道——不禄蠹,极稻谷。像她日常用的一枚钤印“闺中翰墨”给我们的感觉一样——差那么一点闺阁香,反倒翰墨气更浓些。

上文说的傅山诗里和“赵厮真足奇”相对应的“管婢亦非常”中的“管婢”,就是指她:管道升。

关于这著名的一对儿,他们的感情究竟如何,我们已经无从知晓。毕竟历史的云烟太过浩淼和苍老,早就无法回答诸如此类的琐碎问题。只看到,她在悬崖边,挽理性之缰,系在感性之树上,还真就缚住了那匹千里驹——她用家乡话咕哝的《我侬词》,把本应对多情爱人的鞭笞给谱成了一首简单的小情歌,低低地唱着风对松的呼唤,夜雨对芭蕉的缠绵,执著地,把差一点就不圆满了的爱情捻了塑了,用冰雪聪明愣是将面半裂的飞镜又重新磨成了明月:“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她不辞辛苦,在爱情的暗黑拐角种上了油菜花,成一天烂漫的歌吹,余音绕梁,三万日不绝,灌满了叫做“一生”的这张老唱片,轮回地唱……唉,诗歌的确是一种好东西,它通灵的品质,如此容易就触及到了魂灵,即便过去了一千年,我们还是和她一样,用它来和我们的爱人相拥复相拥,从不厌倦。

有理由相信,她的爱情理想不过同我们差不多:晒太阳喝茶,读书,写写小楷,晚上喝粥,抱着我看电视……迷失在琐屑的事情里,如一枚秋鸟迷失在密叶中。

或许,爱情真的是女子们生命中的第一项要素吧?她之前的才女朱淑真曾写过一首咏竹诗:“百竿高节拂云齐,千亩谁人羡渭溪。燕雀漫教来唧噪,虚心终待凤凰栖。”诗中直白而急切地借咏竹表达渴望能有一个志趣相投,气质高雅能够配得上她的才气的爱人(凤凰)。可是啊,才女的运命大都让人唏嘘——她一生郁郁,最终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不过在百余年之后,同为江南才女的她,倒是比较幸福美满地找到自己中意的爱人——虽然着实晚了一些:她自幼聪颖,仪雅多姿,有“翰墨词章,不学而能”(《魏国夫人管氏墓志》由她的爱人亲自撰写)之称,尤其精擅书画,她写的十分机巧璇玑图诗,凡是见了的无不称“五色相间,笔法工绝”。她还在湖州瞻仰佛寺时在一堵粉墙上画了《竹石图》一幅,高约丈余,宽一丈五六,巨石以飞白手法画成,晴竹亭亭而立,如生窗外,一时间引得四方游人蜂涌而至,将该寺的铁门槛踏得锃亮,所以她未嫁之时,才女的芳名就已传遍江南。但是她是家中的小女儿,管家又没有儿子,自然更是视其为掌上明珠,舍不得她放手出阁,也舍不得她嫁与粗人。据说管老爷子挑来挑去,直耽误到女儿28岁,才万幸遇到今天我们提她就必须提的他。

说起来他也是个鸿福齐天的人了,能够结识和结缡于她,琴瑟偕好,还有,更重要的是,在别人和整个世界都远远地白眼看觑他时,她仍旧青眼,并把他抱在怀里。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似乎那样“平平淡淡过一生”和“大难到时各自飞”的才是正常反应。

她出生和成长在满眼生气的湿地风景画里,性情温润柔软就像古人喜欢画的那种烟雨山水。她立在那儿,雾鬓云鬟,随便系着条湖绿色裙子,心里也长出一面同色系的软水,嘴巴里随便哼着一曲元小令,在山水与山水之间,与开遍澉山的四季花卉水墨一体,小仙班似的清丽出尘。远远地羡慕一下她如岁月刻笔也似斑班驳驳的《秋深帖》、《水竹图卷》、《山楼绣佛图》……想象一番她纤细的手指,芬芳的墨、白皙的额颐、清雅的诗篇,以及她精心守护、完美如初的爱情,心中就有欢喜漾了出来。

她笔下清绝的行书、墨竹和诗句,放大和美化了草草写就的、贫瘠荒凉的元代。

想来她那才华超拔的夫君和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分外注重另一半的思想内涵和生活吧?娶得一位名动百里的美丽才女在家里,她有文化,又不文学化,心理健康,还书画双绝,还相夫教子勤谨持家,还一口气培养出一门三代六、七个艺术家……这样千里挑一的好女子,难怪都荣获了元仁宗的激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赵氏一门三竹图》,纸本质地,绘水墨竹三段:第一段为她的爱人所画,竹枝茂密,用笔沉着稳健,右上方题有秀出丛林四字,第二段为她所画,用笔尖劲有力,右下角自题仲姬画与淑琼字样,第三段长是他们的儿子——“元四家之一的赵雍的作品,竹枝用飞白法,行笔强健有力。这三段墨竹虽然裱成一卷,但不是同时创作的,是后人收集起来裱在一起的。这是中国古代女子画作中现存年低最久远的一幅,上面有诸多名人题跋印章,堪称国之瑰宝。她为女子们争得了脂粉之外的另一张脸面。

而在书法作品上也有赵氏一门的群体创作的作品,元仁宗曾特意请她书写了《千字文》一卷,并敕令玉工琢磨玉轴,送到秘书监装裱收藏。又令她的爱人也写了一篇,结果他用六种字体写就,也就是现在我们中好多人常临写的《六体千字文》一帖,接着又让他们的儿子赵雍也写了一卷,将他们一家三口的墨宝收藏在一块,装为卷轴,并高兴地说:今后世知我朝有善书妇人,且一家皆能书,亦奇事也。父子为仕或父子才子在历史上并不罕见,夫妇加子女而同为艺术大家的,现如今也看不到几个。

当然,值得大加标榜的,还是她的见识。

她写过几首《渔歌子》,都是短制,自然可爱。不妨抄来——其一:“遥想山堂数树梅,凌寒玉蕊发南枝。山月照,晓风吹,只为清香苦欲归。”其二:“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回去云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其三:身在燕山近帝居,归心日夜忆东吴。斟美酒,烩新鱼。除却清闲总不如。”其四:“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

仔细赏玩,便觉虽浅白如话,但非常清丽淡雅,极契合渔歌子的词风,叫人想起素淡的布衣,睡着的云朵,或玉色的梦。句子中颇有劝爱人不要依恋元朝的功名而隐退的对社会现实的洞见,还隐隐地含有一点创伤感,像一名真正的隐士(你知道,有些假隐士,或装蒜,或吊诡,讨厌得很)——或干脆像一只气质清新纯洁的小鸽子,闪着玉的光泽,时时象要扑棱扑棱翅膀的样子,仿佛“咕咕咕咕”在喉咙里闷闷地叫。

至此记起,她还曾在题竹图上题过“宋室山河多少泪”这样的句子呢,眷恋故国的情意跃然纸上(呵呵,比她心爱的夫君还要有原则一点。然而做了元的清朝官员有太多了,她不太埋怨他就对了——管不了什么用,还鸡飞狗跳的不安生)。当然从另一个侧面看来,元朝的文字狱倒是不怎么严重,她连这样的话都敢题在画上,也居然没有出什么事儿。蒙古人喜欢弯弓射大雕,对这些字儿画儿可能也看不大懂是不假,但据说清朝时的庄家明史等案,满人也是看不懂的,都是汉奸告状惹得祸。看来可能明末汉奸多于宋末……呀,不小心扯远了。

从正面理解,里面可以见得到这位女子的不凡勇气和心胸。

有意思的是,她所写行楷与爱人极其相似——是耳鬓厮磨日子久了,面貌趋同,书法面貌也趋同?还是我们私自忖度:《秋深帖》之所以又被称为《代管道升札》的原因是:这本是她的爱人代替她写的家信一封?人家并没想着要冒充才大如天的爱人千古流芳,只是封普通的家信。从字迹上看,《秋深帖》笔体温和、典雅,宛如星空下睡去的花朵,正与他的行书特点相契,内容随意、家常得亲切无比:“道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思念殷切,同时还向婶婶讲述了家里的亲戚往来,“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而他兴致勃勃信笔写来,十分放松,一时松大了,不觉忘情,不小心按照书写作品时的惯例,熟练地在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深爱妻子的赵孟頫觉得属自己的名字不妥,所以连忙又改了过来——原文题字为他的字“子昂”,修改为“道升(升在手札上为繁体字“升”)”。有细心人看出,“道”字明显由“子”字修改而来,“升”字则是由“昂”字修改而来。可以想象,当时正在灯下手纫的她并没发现爱人的失误,还在细细叮嘱需要在末尾说上的问候家中老小的话,而他也偷偷吐吐舌头,瞄她一眼,好象自己因为生出纳妾的心那次一样,有点羞怕……

这桩书法上的疑团同她勉强保住、绿意红情孰肥孰瘦浑不知的爱情一样,成为不可考的一则小小公案,为稍嫌薄瘠清寒的元代书法镶上了一层唯美的花边。历史本就真真假假的,不可信,也不可不信。如同远远的,在山那头坳子里的草房子,我们不爬过山是望不见的。我们爬不过去了。

这不妨碍我们对她的向往。一点都不。她就雇他一辈子当“枪手”捉笔代刀,也不。她自己的一切还不是一场不尴不尬浮世绘?舍不得她再额外地难过,哭糊了锅底灰做的睫毛膏。

我们允许她只对美丽的事物担负责任。

唉,她是他的精神领袖,和我们(女书家,乃至女子们)的。足够了

 

 

管道昇(1262-1319),元代书家、画家、诗词家。字仲姬,世称管夫人,旧说华亭人,当为吴兴(今属浙江湖州)人。自幼聪慧,擅诗、文、书、画及刺绣。擅画墨竹,笔意清绝,工山水、佛像画。她的楷书和行书“秀润天成”,董其昌说与赵孟頫“殆不可辨同异,卫夫人后无俦”。传世的管道昇的书法作品明显有赵孟頫的痕迹,而《竹石图》则以其独特的娟秀娴淑,洋溢出女画家才有的灵气。

    管道昇传承本家书法艺术,栽培子孙后代,“赵氏一门”流芳百世,祖孙三代出了七个大画家,其中包括她唯一的女儿。整整三十年她与赵孟頫这对诗、书、画三绝的夫妻,在诗坛画苑中相携游艺,在险恶的宦海风波中荣辱共守,相濡以沫,留下了许多曲折有趣的佳话。

    她著有《墨竹谱》一卷。传世绘画作品有《水竹图卷》、《山楼绣佛图》、《长明庵图》等。传世书法作品有《秋深帖》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